您好 欢迎来到青岛辛迪加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
官方微信

青岛辛迪加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

Qingdao Syndicate International Economic & Technical Cooperation Co.,Ltd.

出国劳务,劳务输出,劳务派遣,境外就业

境外就业+移民

查询您感兴趣的境外就业信息

新西兰/加拿大就业+移民

当前位置: - 境外就业+移民 - 新西兰/加拿大就业+移民

《世界移民报告2020》掠影

发布时间:2020-08-21

根据《联合国移民署世界移民报告2020》发布的数据,据估计,全球国际移民数量接近2.72亿,其中近三分之二是劳务移民。

2019年全球国际移民数量:2.72亿(占世界人口的3.5%)

• 52%的国际移民为男性,48%为女性。

• 74%的国际移民处于工作年龄(20-64岁)。

印度继续成为国际移民的最大来源国

• 印度居住于国外的移民人数最多(1750万),其次是墨西哥和中国(分别有1180万和1070万)。

• 最大的移民目的地国仍是美国(5070万国际移民)。

移民工人数量在高收入国家略有下降,而在其他国家有所增加

• 2013至2017年间,移民工人数量在高收入国家略有下降(从1.123亿到1.112亿),在中等偏高收入国家的增长幅度最大(从1750万到3050万)。

• 在全球范围内,2017年,男性移民工人的数量超过女性移民工人2800万;其中,男性移民工人9600万(58%),女性移民工人6800万(42%)。

2018年,侨汇金额增长至6890亿美元

• 前三位侨汇汇入国是印度(786亿美元)、中国(674亿美元)和墨西哥(357亿美元)。

• 美国仍然是最大的侨汇汇出国(680亿美元),其次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440亿美元)和沙特阿拉伯(361亿美元)。

移民模式因地区而异

• 出生于非洲、亚洲和欧洲的大多数国际移民居住在其出生区域内,而大部分来自拉丁美洲、加勒比地区和北美洲的移民居住在其出生区域之外。在大洋洲,2019年区域内移民和居住在区域外的移民数量大致相同。

• 一半以上国际移民(1.41亿)居住在欧洲和北美洲。 移民已经成为一些国家人口变化的决定性因素。

• 劳务移民造成了人口的重大变化,尤其是在海湾合作委员会(GCC)成员国;除阿曼和沙特阿拉伯外,移民在GCC国家的人口中占大多数。

七夕.png

2019年,欧洲和亚洲分别接纳了8200万和8400万国际移民,共占全球国际移民总数的61% (见下图)。北美紧随其后,2019年国际移民数量达到5900万人,占全球移民总数的22%。在其他区域,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接纳移民数量的全球)占比为10%,大洋洲为3%。

同每个区域的人口数量相比,2019年国际移民比例最高的是大洋洲、北美洲和欧洲,国际移民数量分别占相应地区总人口数量的21%、16%和11%。 相比之下,亚洲、非洲(分别为1.8%和2%)以及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1.8%)的国际移民比例相对较低。

6.png

下图右栏显示了排名前列的移民来源国家和地区。2019年,全世界40%以上的国际移民(1.12亿)出生于亚洲,并主要来源于印度(最大移民来源国)、中国和包括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在内的其他南亚国家。墨西哥是第二大移民来源国,俄罗斯联邦位列第四。其他几个欧洲国家,包括乌克兰、波兰、英国和德国,也有相当数量的迁出移民。

7.png

亚洲作为46亿人口的家园,2019年源自亚洲的国际移民占世界国际移民总人数的40%(1.11 亿)以上。超过一半的移民(6600万人)居住在亚洲其他国家,与2015年相比有显著增长,当时亚洲区域内移民预估大约有6100万人。

在2019年,前往北美的亚洲移民数量达到170万,比2015年略多于1600 万的人数相比有所增加。而在欧洲,2019年来自亚洲的移民大概有220万人。

作为亚洲两个“人口大国”,印度和中国生活在国外的移民的绝对数量最多。必须补充的一点是,这些庞大的移民绝对数仅占印度和中国总人口很小的一部分。来自中国的移民数量位居来自印度和墨西哥的移民数量之后,世界第三大出生于居住国以外地区的移民群体。近300万出生在中国的移民生活在美国,美国也居住着大量来自印度、菲律宾和越南的亚洲移民群体。其它在国外有大量移民的国家包括孟加拉国和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欧洲

2019年,超过8200万国际移民居住在欧洲,与2015年居住在欧洲的7500万国际移民相比,增长了近 10%。其中略微超过一半(4200万)出生于欧洲,但生活在该地区的其它国家或地区;虽然这个数字自 2015年以来只是略有增加,但在1990年则要低得多,约为2800万。从2015年到2019年,欧洲的非欧洲移民人口从略微超过3500万增多至 3800万左右。


大洋洲

2019年,约有770万来自大洋洲以外的国际移民在此区域生活。该地区的外国出生人口主要由来自亚洲(49%)和欧洲(38%)的移民群体构成。在过去的30年间,亚洲移民群体的规模有所增长,而来自欧洲的人数保持稳定。

图34呈现了涉及大洋洲国家的10条最主要的移民通道,这些移民通道体现了随时间迁移不断累积的移民活动,并简单呈现了在特定目的地国迁移模式如何使外国出生人口成为该国人口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该区域的10条主要移民通道中,8条通道涉及前往澳大利亚的移民,其中最大的通道由来自英国的移民组成。这些大型移民通道包括了来自大洋洲以外多个国家的移民,包括中国、印度、 越南和菲律宾;许多移民来源国在过去数十年间都经历了人口的快速增长。来自大洋洲的移民更有可能在区域内移民而非迁移至别的区域。例如,新西兰的迁出移民比例较高,其中绝大多数居住在澳大利亚。

8.png


七夕.png

移民工人

最新估算表明,2017年全球约有1.64亿移民工人,占(当时)2.58亿全球国际移民存量的近三分之二(64%)。和处于工作年龄(一般是在15岁以上)的全球国际移民人口(2.34亿)相比, 移民工人占比70%。然而,出于一系列原因,这些全球数据有可能被低估。虽然存在更早的对全球移民工人数量的估算,国际劳工组织(ILO)认为由于定义的不同以及收集方法和数据来源的变化,这些数据不能用来和2017年的数据进行比较。

2017年,68%的移民工人(约1.11亿人)居住在高收入国家,另有4700万移民工人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而去往低收入国家的移民工人仅560万(占比3.4%)。尽管我们无法比较一段时间内移民工人的数量,但研究其比例分布的变化也是有用的。例如,2017年目的地国家分类发生了明显变化,即2013年到2017年,高收入国家的移民工人占比下降了7个百分点(从75%降至68%),而中等偏高收入国家的移民工人占比上升了7个百分点(从12%上升到19%)(见图6)。

这种明显的变化可能受到中等收入国家经济增长和/或高收入国家(迁入)劳务移民法规变化的影响。在各个国家收入群体中,移民工人占劳动力总量的比例在低收入国家(1.9%)、中等偏低收入国家(1.4%)和中等偏高收入国家(2.2%)较低,但在高收入国家的比例(18.5%)高得多。

9.png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世界成为一个地球村,国与国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国外的各种优越福利待遇和利好政策也刺激越来越多的高净值人群走上了移民之路。海外移民,在今天看来也成了一件极普通不过的事情。特别是一些高端人士,拥有海外身份,更有利于实现全球化资产配置与子女享受海外教育福利,未来移民海外的人群或会继续增长。

注:文中数据源自《联合国移民署世界移民报告2020》



名联系人电话(微信同号):
葛先生 15064284602   陈先生 18953218866
庄先生 13864812923   王女士 15265227581
尹女士 18660286825   宋女士 15908982075
魏女士 13205327878   崔女士 13708981361
钟女士 15224435518   郑先生 18266643869
袁女士 15192065707   程女士 18678912458
宗女士 18663950290   汤先生 15606350247
于女士 15621074620   王先生 17549639303
史女士 18366250782   黄女士 13698658550
李女士 18563987635

联系电话:0532-82038955/82038958/

83871137/83871131/83884440/83871130

公司官方网站:www.syndicate.cn
微信公众平台:xindijia806

有意请在线留言